light

看这里!
*Thanks for all my friends and families
有一个UndertaleAu(基于原作基础的同人创造):
Undercube
(Undertale原作者:Toby Fox)
这里是主办,你好。
希望自己的孩子和世界能够被喜欢www


(↑国人AU痴汉,他们为什么那么可爱!说话那么正经,其实是个废材话痨,话痨万岁!然而讲话超容易被人误解,语死早又是话痨可能要废,啊啊啊啊啊讲话还无敌尴尬。
是个杂食党全员厨!
叫我方块或者星辰就好了_(:з」∠)_
门牌号:1102955838(扩列欢迎!请说明来意和称呼www
低产阶级.jpg
看情况接稿)

“Sans”
        诞生于现实世界中一个黑客组织、被组织用作人体实验的少年,在痛苦中被当
作最后的材料导入黑立方中,性格在实验中渐渐扭曲,内心被憎恨和怨恨充斥。

        进入虚拟现实后,利用组织提供的UT正版游戏创造了一个AU,为了遗忘痛苦夺取了Frisk的身份存活在里面,被小花和Chara引诱着唤醒了所有记忆。为了建立与其他AU的联结吞噬了Sans,将整个世界变成了属于自己的智能AU,强制发动了对其他世界的au战。

         因不明原因只破坏PE线结局。

         发现了Admin所处地Undercube,为了获取立方的核心掌控虚拟现实,将两个世界卷入动乱。

         毁灭Undercube失败后寄宿在frisk身上,和邪猹一起对frisk进行压制,夺走frisk的身体后开启屠杀线,被cube玩家阻止,失败。

         杀死Undercube的Sans后,出于某种隐晦扭曲的崇拜心理,偷走了Suns的自信、部分力量(包括瞬移)和原本的名字“Sans”,把自己变成Undercube第二个“Sans”(冒牌sans)。

         身上残留着变成怪物后留下的人类残骸,保留着决心(人类心脏),将心脏存储在黑立方中。只要心脏不被毁掉,就可以依靠决心重置复活。

         傲慢不羁,性格恶劣,把所有au当游戏,讲话阴阳怪气,喜欢用恶毒的语言掩饰内心的想法,行事作风反复无常。嫉妒并憎恨着Undercube的frisk,恐惧被frisk拯救。

        讨厌难缠的东西(纳豆?),喜欢飞和观察动物。是个大学霸。了解人心,但不屑于去安慰和辩解。对敌人不会有一丝怜悯,即使对方是小孩或者自己喜欢的东西。(PS:做饭很好吃)

        想要毁掉所有au的pe结局。

        Undercube真结局“Sans”自杀后,玩家再度开启屠杀线会被“Sans”审判。

Frisk:
      放牛的小孩,经常带着一根牧羊人送给他赶牛的小树枝,父母关系极差,从生下来就不被期待,被他们当作苦工使唤,身上留着长期受父母虐待的伤痕,渴望有一个真正的家。

        Undercube的Frisk眼睛原本是睁开的,父母讨厌他的眼神,命令Frisk闭上眼睛,Frisk为了不被看见眼睛留着厚长的刘海,从发隙中看外面。进入怪物世界后厚长的刘海被修剪,露出了漂亮的金色眼睛。

        性格执着不服输,沉默寡言不爱说话,有强大的毅力和决心,善良。非常珍惜朋友和家人,相熟之后会很皮。能够面(一)无(脸)表(决)情(心)地做出惊人的事,经常让鱼姐气得跳脚,Suns脸红(?)

        除了吃了会吐的东西,只要是食物就吃,不挑食。对衣服没有什么要求,有就好。被伤害后习惯忍生吞气,被大家教导后有巨大改变,能够面(一)无(脸)表(决)情(心)揍人(?)

        泪腺较发达,容易流泪,因为这个经常被父母打,每次都会忍住泪水。

        对承诺很重视,答应的事情即使被打得半死也不会违背,承诺Suns不重置后,就再也没重置过。

       围着羊妈织的围巾,围巾上别着羊妈留下来的存档点,是盗版游戏留存下来的,没有存档读档重置功能,但能满血,戴着牧羊人送的不会腐坏和被破坏的叶子。

        Frisk是个文盲,看不懂对话框。曾因为文盲闹出许多笑话,全程靠Chara翻译,后来跟羊妈认真学习认字,喜欢简单易懂的连环画,表示友善时会送树叶给别人或别的怪物,会吹叶笛。

        据小花的话,Frisk吹叶笛具有安抚心灵的作用。

        能使用一些简单的治愈魔法,和Papy一起跟从Udyne学习魔法和(黑暗)料理。

        在接触立方进入Undercube时被迷失的猹寄宿,屠杀线开始前在地上因精神脆弱被邪猹和邪玩"Sans"压制,夺取身体,几乎被强大的”Sans“和邪恶猹污染吞噬,Admin紧急关头强制重置。pe线和cube猹成为朋友。因不明原因,正被”Sans“害怕着

        和怪物小孩是好朋友,有成为孩子头的趋势。应Papy的邀请成为两骨的家人,很重视家人,护短。

        分散的影子会显示出四个人:自己、Admin和猹、邪猹

        pe线中Admin给予Frisk部分权限(使用数据和数据还原等)。

暖一下自己www自家au的三个孩(忧郁虫可能还需要改动)

Undercube物品设定:人物资料卡

“Sans”留下的人物资料卡,记载着Undercube主要人物的所有信息,能根据具体情况更新信息,每个人物有独立的资料卡。因为对小怪不够重视,所以没有小怪的资料卡。小怪的资料存储在“Sans”的智脑中。
人物资料卡一旦集齐会合并成智能手机AR(AuRoom)。
小花持有自己的人物资料卡,其他资料卡所处位置只有制作组知道(想作为彩蛋什么的)
“Sans”AU的小怪去哪了?
全部被作为立方的一部分被回收,作为立方的S级档案。
立方的档案依据其重要性和保密程度分为七个级别:
SSS,SS,S,A,B,C
SSS级档案记载了Admin和“Sans”所处的第一层世界。
SS级档案记载了Admin及“Sans”作为第一层世界住民的个人信息。
S级档案涉及外来世界(其他AU)
A级档案记录了Undercube整个世界框架。
B级档案则记录了Undercube所有住民的信息。
C级档案所属下级,记载了建筑物的机关和设计。
D级档案记载的是除以上档案以外所有的杂物。
其中,SSS级档案需Admin利用身份,身体数据及密码才能够浏览,SS级需要身份。
S级档案无身份限制,需要密码。
其他档案经允许或特殊途径均可浏览。

Undercube雪镇小怪人设①冰帽盖

     一个自恋到自负的家伙,喜欢晃悠着给人展示自己光滑晶亮的帽子,有收集冰凌柱和打磨凌柱的癖好,因为冰凌柱太多,就将其与特殊符号混合打造成一个非常闪亮足以闪瞎人的冰屋,一个连自己都会迷路的凌镜迷宫。

      家安在森林中,因为需要经常打理冰屋,所以鲜少出去,也非常渴望得到别人的关注。下次看到它时就是在和别人显摆的时候了。

      喜欢对着凌镜自恋,被人发现会感到害羞。被人无视容易气到撞墙,常常忘记头上的帽子导致帽子撞烂。

      生活常识极其缺乏,容易因自恋而无视他人,甚至连攻击都给忘记。

      其实在冰帽盖眼中,他喜欢的事物都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他恋所有自己喜欢的事物(因此有时候在外人看来显得非常护短和变态。

      攻击方式不变,有时候没攻击(忘记了)

       行动增设:摸帽子(怒气值+1,仁慈变得困难了)

       行动变动:偷窃帽子,成功会让其丧失战斗力(可饶恕),失败冰帽盖会吓得逃走(去报警了)。

      “喂,时尚警察吗?!这里有可恶的小偷想偷我帽子,快救救我的帽子!”

       *然而时尚警察并不想鸟他。

Undercube遗迹小怪设定

①蛙吉特
       被Toriel带入学习的蛙吉特,背着书包的蛙吉特,喜欢看书,听Toriel讲故事。没见过人类,曾在书上看到过,对人类感到很好奇。喜欢被称赞,害怕被批评。
       被称赞会脸颊通红,被批评会秒变怂。乐于助人,充当游戏一开始的说明者,会告知Frisk关于怪物世界的常识和规则。对Frisk所处的人类世界很好奇。
       背着小书包,据说家中有几胞胎兄弟,谁也认不出谁。(连作者自己也搞不清哪个喜欢什么哪个讨厌什么,反正青蛙吃什么蛙吉特就吃什么吧?是蛙吧?)
       攻击方式不变,行动增设题目问答。
       性格腼腆。
       “呱,你好呱,请问您需要帮忙吗呱?”

②蔬菜兽
       一直埋在地里,负责遗迹里小怪的健康,知道遗迹蔬菜的生长状况,负责提供绿色健康的蔬菜给大家吃。很操心大家的身体健康,特别是瘦弱的Frisk。
      不擅长沟通,一句话使用词句非常少,长相也非常凶狠,容易吓坏小孩,如果有人能够咬蔬菜兽一口,它会非常开心。因为没有脚,跳着走路,容易跌倒,经常需要其他怪物抱着走路。
      *蔬菜兽跳着跳着就趴下了。
      遗迹小怪不喜欢蔬菜兽被吃,经常阻止蔬菜兽鼓励人类和怪物吃它,被吃完蔬菜兽就死了。蔬菜兽不会变质,它有怪物正常的寿命。
      在地面上,蔬菜兽躲在肥沃的土地里,经常被别人误拔。
      “哇,这里有好大一颗萝卜!”
      *蔬菜兽好感度↓
      攻击方式不变,行动不变。

③忧郁虫
        经常孤独一怪地待着,认为没有怪物陪自己玩,觉得自己无法融入团体,怪物们都忽略渺小的它,因此封闭在自己的世界。常常躲在玩闹的怪物们背后, 暗暗地羡慕他们。比较胆小,害怕书中描述的人类。
       怕疼,害怕受伤。
       尝试着和它沟通和安慰吧,它会渐渐向你敞开心扉,送你一些小礼物的。      
       喜欢带着羊妈赠给它的花篮,主动帮忙照顾花朵,表达好感和安慰人时会送花,休息就在花篮里休息。
       性格胆小。
       行动增设送礼物,有时会在战斗中主动逃跑。
       攻击时容易把花篮里的花朵甩出去,这时候只要尽全力接住就好了。
       *忧郁虫虫好感度↑

④小模怪
         不能讲话,只能靠扭动模仿来表达自己所知所想,在别人看来就是一只不明生物在鬼畜地扭动扭动。对能够同样用扭动模仿来与自己交流的生物非常有好感,甚至会直接视其为同伴。
         经常和喜欢跳舞的福音蟑螂一起出现,看来两只怪物在某些奇怪的点上达成共识。
         只能看见会动的东西,以小虫子为食,和福音蟑螂成为朋友后戒掉吃蟑螂。
         喜欢趴在地上静静地摊着,容易被误认为是某种奇怪的藤本植物。讨厌被拿起来当别人的假发。
         攻击方式不变。
         行动增设:拿起来当假发(攻击力+1)
         *这只奇怪的不明生物正在扭动。

⑤福音蟑螂
        时常沉浸在自己世界的一只巨大蟑螂怪物,经常因此忽略了周边的事物。无忧无虑,一只虫跳舞也能跳的非常起兴,但跳的舞一般人没法理解。
       喜欢爵士乐和收集唱片,私藏着一部可以看得出用了很久的留声机,会放音乐给怪物听。
       *宛如蟑螂一般生命力强大的怪物出现,是一只看起来无忧无虑的巨型蟑螂。
       经常和小模怪一起出现,看来双方在某些奇怪的点上达成了共识。
       有一群蟑螂军团,实力上可以说是几只遗迹小怪里最强的,但不喜欢战斗,能避免就避免。和天敌蜘蛛达成了某种协议休战。
       福音蟑螂和蟑螂军团会帮忙清理垃圾。
       攻击方式变更:蟑螂军团抛掷垃圾攻击,跳舞的时候会冒出绿色加血的音符。
       行动不变。

⑥卢克眼
          和忧郁虫截然相反的一只独眼怪,它独身是因为它不喜欢接触其它怪物,它见惯了其它怪物看到它那只布满血丝的巨大眼睛时紧张害怕的样子。
          *这些家伙讨厌被我的眼睛注视。
          但是眼睛大有很大坏处,卢克眼的眼睛太大导致它的眼皮只能半阖,盖不住一整只眼睛,导致它的眼睛总是干涸生病,睡觉也只能睁着眼睛睡,这让它看起来更可怕了。
          它试图用眼药水来缓解它的痛苦,但是因为手短只能缓解一部分,被人注视更增加了它眼睛的疲劳。
          *别来招惹我。
          卢克眼压抑着痛苦,顾不上任何人。
          “呱,你好呱,请问您需要帮助吗呱?”
          蛙吉特的帮助稍微缓解了它的痛苦,但是——“你是哪一只蛙吉特?”卢克眼看见长相相同的几只蛙吉特,开始感到头疼,虽然它也有兄弟。
          攻击方式不变,行动增设滴眼药水,有时会和蛙吉特一起出现。

(发布Suns人设,有点长_(:з」∠)_请耐心看下去,可能涉及一点剧透)
        全称Sunshaine,真正的Sans,行为举止上看似怪异神经。其实强大敏感温柔(数据丢失缩小后性格变自卑胆小懦弱)。喜欢说笑话,保留了原版Sans的一些习惯爱好,甜食爱好者,依靠吃糖给自身的数据带来稳定。但吃了含酒的东西会全身无力,酒精含量高的东西甚至会让他陷入沉睡,这个弱点曾被邪恶玩家利用,在屠杀线杀死suns。被杀死后开始讨厌酒。因为性格敏感,忍受不了调情。

        曾与papy、frisk和小花三个被卷入其他au的战斗,数据被cube玩家修改,战胜与邪恶玩家决心融合的邪恶猹(牺牲了papy和frisk)。

        屠杀线因为实力太强大,时间线重置后被邪恶猹利用黑客技术偷走一部分数据(自信、强大和真正的名字),身体缩小,实力大大减小,记忆容易丢失,变得非常健忘。有一部分数据被遗留在papy身上,因此papy死后会实力大增,右眼会出现裁决眼的残影。

         因为au战争的缘故,不希望再有其他au介入Undercube的世界,然而当其他au在他面前被卷入麻烦寻求帮助时,也会伸出援手帮助他们(仅限自己)。

         与失去身体的小花为同一战线的朋友,曾并肩作战。

         靠近心脏的肋骨有一根断裂,身上的裂痕更多,甚至腿骨也有,因为数据被偷导致自身无法被重置,也无法因重置复活(除非数据还原)。

         为了打败邪恶的玩家和猹,血量和实力都被Undercube的玩家利用黑客技术修改,血量达到最高,实力也增强到拥有两颗人类灵魂(玩家和猹)的程度,副作用是数据容易能量负荷,分崩离析,死亡。

        家人:papyrus、frisk(后加入)

        非常擅长利用立方给自己解决麻烦,经常用它们储存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似乎对立方有独特的理解和深入的研究。

        Suns有和原版Sans相同的审判眼,小版Suns无审判眼,攻击方式在原有能力(除控制重力)的基础上增加强力的物理攻击、时空转换和立方操作。血量高,移动速度很快,小版Suns无瞬移。

        身体数据不稳定,过度使用能力身体会分崩离析,成为符号生物,死亡。被偷走数据变小后,每次战斗都必须做好死的觉悟。

        因不明原因,能够感受到“自己”的想法,但不是完全知道对方内心的想法,只能模糊感觉到。(由原Sans转变的Suns被破坏数据时不自觉建立了联结,以保存自己)

        会称呼其他世界的Sans为brothers或sisters(?)。

        ①时空转换:开启一个时空裂缝,将(自己或者攻击)位置转换。

        ②立方操作:将物体无论生死置于一个封闭空间中,空间中物体的时间会暂停。利用一切由立方程序相关的事物进行变换和攻击(主场Undercube世界无敌状态)。

        以上两种行动均需要与Undercube的核心建立联结。

Undercube背景

(差点忘了发_(:з」∠)_)
      很久以前,这个世界上由两个种族均等统治着,分别为人类和怪物。两个种族相处和谐,直到一天,人类与怪物之间不断累积的矛盾被激化,战鼓隆响,战火席卷了地面。

     在人类近似屠杀的侵略下,怪物战败了。人类最强大的七位术士将怪物们封印在一个方形盒子中,埋在伊波特山。只有拥有人类灵魂才可以进入这个盒子,而出来则需要拥有一个人类和一个怪物灵魂。

      方形盒子因为雨水的冲刷,现世。年复一年,在伊波特山中神隐的人类已达到七人,这七个人类都没能活着走出盒子。渐渐地,一个骇人听闻的传闻在人们之间流传:进入伊波特山的人一去不返。

      一日,一个放牛的小孩为了寻找失踪的牛,进入伊波特山,不小心激活了方形盒子,到达怪物世界。

      怪物们由一个叫Asgore Dreemurr的怪物统治,怪物们死后会立即化为特殊符号,不留下灵魂和尸体,怪物的灵魂远没有人类强大。

      在小孩达成PE线后,一个入侵的au企图毁灭这个世界。双方之间的战争持续了很久,地面的怪物和人类死伤惨重,这个世界的管理员决定重置整个世界,回到最开始,这个举动造成入侵者几乎全部被消除,而利用特殊方式存活下来的入侵者蓄谋着再次发动战争……我们的故事就从这里开始。